#中港矛盾

胡主席強調要確保中央維持的管治權力,亦同時要有香港的高度自治。這句話是有主客與輕重之分,也是向來中共理解講話的含意解讀。先是中央,後是本港。可是這只是中央的眼光,事實已經是另一回事,香港的而且確成為中國城市當中最有價值的良知城市,因為這是香港其政治架構上的特殊地位。因為我們可以看到在七一遊行上的結構。七一遊行的結構是多元,也是最寶貴的項產,並不是單一議題,但最終的大方向是以一種社會公義和良知為依歸社會運動。

香港小姐一仆就碎

我們這位「香港小姐」,何嘗不是走晒樣?回歸在祖國培育下的香港小姐,十五歲了,正常的情況下,是美麗時刻,十五歲是少女最美的一刻,但今天的香港小姐,可以如此醜陋。這位港女變得膚淺、拜金,昔日的三大教養就被剝削,被停止供給,換來的就是干預、踐踏以及壓制這三大毒品。港女以為吃了這三大毒品會有金有銀,身光頸靚,GDP品牌三級跳,名聲便更佳,可是自己卻無形中不知道自己被嚴重侵犯。「一仆就碎」。

2012年,「回歸」剛剛十五年,香港就已經被催殘得人面全非。當初靠打「僭建牌」成功抹黑對手的梁振英,今日同樣被人揭發住宅有僭建,可是香港人對此不聞不問,對梁振英的漫天謊話也毫無知覺,甚至覺得說謊那很正常,渾忘了當初社會如何追打唐英年,即使唐英年已清楚說明了來龍去脈。今日梁振英顛倒是非,將西九調查報告的「遺憾」說成「還他清白」,僭建風波又不停以謊話蓋謊話,但香港人仍舊無知無覺無痛無癢。湖南義人李旺陽被中共謀殺,香港四名青年到湖南路祭被當地公安跟縱及無理拘留,向港府求助得到的回應是「報公安」。青年泰歷,推鐵馬被控襲警,法官全盤採納警車內的警察證供一面之辭,重判泰歷入獄半年。

十五歲,香港亭亭玉立

香港,前世就咁叫香港。十五年前,投胎,被冠了姓,現在全名叫「香港.特別行政區」。香港沒有父母,但有一個爺爺,叫中共。香港的姓,就是爺爺給她的。香港今年十五歲了,作為一個少女,亭亭玉立,相當標緻。我想,是上世結下的善緣吧。香港的爺爺,身體不好,是個垂死老翁。回想當年,他迫香港和他同住,老翁把自己吃的毒物餵給香港吃,起初是一點點,後來劑量加大,香港竟然防不勝防,上癮了。香港以為自己一定要食爺爺餵的毒物。

陽謀與陰謀

政治家有他們的陰謀和陽略。陰謀,就是他們的私慾、組織的戰略目標等等;而陽謀,就是他們為了達成政治目標(可以是高貴的、也可以是齷齪的)的手段、宣傳、方法。為了方便行事和戰略整全,每一個運動,都要顧及事物的陰陽兩面。陽謀和陰謀、手段和目標——它們在字面上、邏輯上是矛盾的,但這種矛盾卻是事物運動的引擎,缺一不可,互為表裡。「陰謀」,政治目的,是沒人會說出來的,更不能用直接的方法去爭取。就如觀看太陽,是要隔一層玻璃紙的,否則就要傷眼。

堅持「統一」有何好處?

大一統思維在古代中國封建制度下的確係需要,事關國域管治掌握於一個人及家族的個人意志手上,在需要維持「國土完整統一」嘅要求下,統一人民嘅思維以便管治就是需要。試想想,要是有草民嘅思維與君主不一致甚至逆意,豈不是質義帝皇之威權。但是當今廿一世紀現代文明,個人獨立個體嘅認知而引伸出所謂公民社會,就沒有所謂「統一」這回事。

[相片故事]回歸十五年

當日承諾的「五十年不變」,回歸十五年。萬丈高樓如積木棺材包圍全港,名店電器鋪金行擠滿南下的自由行,醫院產房裡廣東話成為外語,搶鹽搶奶粉搶益力多,露宿者飽受食環署城管式驅趕。權力重心由中環移向西環。有說回歸大業快要修成正果,香港將成共和國的一個小縣市,但豺狼獠牙下,還是有人寄望以一點燭光照亮中華大地。

中港決裂邊緣?

昨日(26日)港大民意研究計劃「香港市民身分認同調查」公佈最新的半年調查結果。認同「中國人」嘅評分當然出現下跌,而認同「香港人」節節上升。而在「中國人」vs「香港人」二元對立調查的結果,兩者的距離比半年前增加了9個百分點, 而且選擇「香港人」的比率高出「中國人」兩倍有多。鍾庭耀教授的評語更見吊詭:「綜合各種測試顯示,香港巿民最認同『香港人』的身分,然後是一系列的文化認同。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身分的認同程度,就相對低於其他身分認同。至於是什麼事情影響了各項數字的起跌,讀者可以根據『民意日誌』的詳細記錄自行判斷。」

吃狗在中國有很長的歷史。這個飲食習慣,背後當然有很多文化背景。就如浮面的隨地大小便、打尖,或是更深層次的中國民族性,如愛講關係、好走後門、一言堂、表裡不一、官大一級壓死人之類,都有它文化生成因素。那麼,既然一切都有「文化背景」、「文化落差」,那些人都是「情有可原」,我們是否就不能去反對這些在我們價值觀裡不能接受的事物?我們是不是要為了表面的和諧,而主動放棄一些我們對價值、對道德、對文化的堅持?那麼,去到最後,中共專制,也是一種官僚文化,也有它的「生成歷史」。凡事包容,到最後,就像民主黨於政改一役,底線越放越後,我們最後連自己是甚麼都不知道了。

現場所見,發展商職員會安排參觀人士,逐組(通常由1名地產代理連同所接待的客人組成)到接待櫃位進行登記,每組需時約2-3分鐘,儲夠約20人就會進入售樓處,因此每批進入售樓處的參觀人士相隔約16-20分鐘。參觀人士一般需等候超過一小時,才能進入售樓處。(若 閣下是「國內特選客戶」,或備有文件證明 閣下是「喜雅向隅客」,就可以排「快線」,只需等候約20分鐘就能進入售樓處。)

從香江彩虹看本土意識

這種氛圍,這種感覺,你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市民對這個城市有著很深厚的感情。美麗的香港景配上彩虹,的確是難得一見。而且有一種特別的景點是每每你望每幅照片,都有著濃厚的都市情懷,極俱香港特色,高樓、天橋配上彩虹,這種自然與城市的配搭便成為一種獨特色彩。你會知道這幅在那兒拍下,在維港那個位置,你總會知道,即使不清楚,也總會見過,因為這是你和我的城市。

把握七一 推廣自治理念

自治理念在網上流傳了一段日子,是時候大規模走入現實世界,在現實世界開展更實際的宣傳推廣工作,而七一則是最佳的時機。如果要推廣自治主張,不能只靠引人注目(但這仍會因慢慢習以為常而最終不加注意)的揮舞旗幟,必須實實在在地向眾多遊行人士詳盡解釋其理念。適逢今年有立法會選舉,在這個中國和香港之間的矛盾日益尖銳的日子,「香港自治運動」何不以「本土利益」為綱領,派員打正旗號參選?無論是街板抑或論壇,選舉都是最好不過的宣傳渠道,既讓市民加深認識,更讓市民能就自治作最直接的表態。

《東方日報》指這十多輛裝甲車、工兵用車入城不屬於正常換防。如果報導屬實(不要忘記那是東方),那等於增兵香港。星期六無線晚間新聞,播了很久神舟九號升空、領導講話、太空人家屬很高興之類的東西,之後是播梁振英落區,響應主辦單位呼籲,為李旺陽默哀。同一日,無線在黃金時段播「客家人慶回歸」show(應該是有贊助)。

不懂你的黑色幽默

想像一下,你的親兒不明不白被殺之後的二十三年間,政府不准你說、不准你問,更莫說追究罪責、將事情搞個水落石出。更令你難堪的是,很多在你身邊的人都說,不殺天安門前的人,就沒有今天的穩定、沒有今天的經濟發展‥‥‥生活在這個黑白顛倒的人間煉獄,這位父親心中的鬱結和憤怒,活活悶燃了二十三年。他會憤怒、因此鬱結至死。因為他在意他的兒子、他在意世間的公道。反觀我們這個所謂比較自由一點的小城,許多人卻不在意、不憤怒。不只販夫走卒如是,連讀書許多的知識分子也變得越來越失敗主義。

有謂簡化字也有佳者,如塵之為尘。余以為未必。尘者,小土也。浮游太虛,隨風飄落,固非龐岩巨石。而塵之所以為塵,之所以可惡,乃由其肆意飛揚,以刺目鼻。砂礫,小土也,安然在大地,不為塵。塵者,鹿在土上。查說文,塵本從三鹿(非奶粉也)從土,意謂鹿過而土揚,從者不得不掩;有曰「趨走風塵」,謂舟車之勞頓。是故其境信,其意達,其形雅,今省二鹿,不減原妙,以塵為尘,人鹿共「小」也!余非謂簡化字一無是處,惟此「塵」字斷不可代以「尘」!

梁文道在香港電台節目中說到中港問題,強調自己的政治立場沒變,因為「支聯會在深水埗開六四紀念館,他有去揭幕。」於是,「信佛」和「支持平反六四」,彷彿成了一個無人可以質疑的貞節牌坊。彷彿「信佛」的人,就不會鬼迷心竅,走得太遠、望得太高,看不見一個小城每天被強姦的痛苦。許多政府高官也信耶穌,這又如何?最終我們評價此人,還是看他做了甚麼、說了甚麼。香港的「知識分子」是個怎樣的東西呢?他們在街上看見一個抱著孩子小便的中國遊客,必定不會撕破臉皮,直斥其非。我們只敢悲憫、只懂東拉西扯的談論虛無飄渺的歷史文化,卻不敢對中國人說一個義正辭嚴的「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