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港矛盾

今天一百二十元港紙才換一百元的人民幣。「有大中華視野」的文人,當然不想說中國人不喜歡聽的事情了。今天的梁文道已經不是你我記憶中的那位「道長」。今天的他,每寫到有關香港和中國政治的,都是妖文。每個字都妖氣沖天,每個段落都充滿了維穩氣。看梁先生最近這篇《其實不明白》吧。北京的狗犬爪牙花錢聘請臨時演員,在立會前上演一場反拉布示威,就算收錢做事的小市民是師奶麻甩、阿嬸老伯,再無知也好,實際上都是為虎作倀,為極權抬橋。在梁文道的筆下,這些人的所謂「無知」被放大了,成了一個值得「知識分子」由上而下好好同情憐憫的理由。

今年環球唱片公司更受中共所托,譜曲贈慶。回憶十五年來的屈辱,再聽此歌,真是尤如在傷口上灑鹽。老翻大國和宇宙巨band Mr.,可謂姣婆遇上脂粉客。後者受命「創作」了這首《難忘時刻》,還找來最識時務的譚詠麟、張敬軒、李克勤之流合唱。這歌的詞也是難得的赤裸裸。叫你「Believe In Our Dreams」,那肯定是中國共產黨千秋萬載的大國綺夢。然而十五年來,糊塗帳已經夠多。不過十五年,我們的新聞自由度急趺、首長貪污、市民去示威會被警察噴胡椒噴霧、在網上惡搞可能會被控告侵犯版權‥‥‥諸如此類,不能盡錄。大國崛起,我們受罪。還要我們再Believe in your fu_king dreams?

尋常的荒謬

[情節所需,內含粗口字眼,慎入] 三則短篇故事,反映港人生活二三事。

中港交流日深,類似的語文爭議肯定陸續有來,然而,現時社會對國內一直以來的語言文字政策認識依然不多,不是把普通話簡體字視為共產黨的恐怖發明,就是把語言文字徹底去政治化。這些想像恐怕皆不乎事實,無助我們解決問題。篇幅所限,不能深論,我希望指出的是,簡體字的確並非中國共產黨無中生有之作,但它得以在今天如此流行,則肯定與國家多年的推動有關。在香港,崇尚多元的人當然可以對商戶使用簡體字一笑置之。然而,大家當要明白,強勢語文取代弱勢語文,並非奇事,簡體字在國內成為強勢文字,當中既有國家的參與,但也要有社會的配合。

港人排紅恐共責任誰屬?

當有人走出來表示擔心中共干政,掌握公權力的人,不但無耐心地向公眾解釋,反而香港工會聯合會大員鄭耀棠立即出來稱中共介入是善意,平日尚算中國良心的《亞洲週刊》恥笑香港人像中世紀歐洲一樣獵巫,這才是侮辱香港人。該陳冉並非香港永久居民,無資格做港人公帑供養的公務員,這是寫在公務員入職要求的,梁振英要破例,OK,他是客,主卻是香港人!是他要向公眾解釋清楚陳氏有何獨特,獨特到全香港都找不到合適人選,然後制度上由公務員事務局,政治上與論上則由香港人決定是否接納陳氏入職。

如果這就叫麥卡錫主義

中聯辦前官員黃春平漂白後,隱瞞自己背景選上觀塘區議員,土共民建聯說英雄莫問出處。共青團陳冉未成為香港永久居民,候任特首辦硬要找她做項目主任,《亞洲週刊》說香港人是「獵巫」、「麥卡錫主義」,還找來看似自由派的溫雲超(北風)替他們背書。土共鄭耀棠接受訪問時說「香港人要調整心態,不要抗拒中央善意介入。如果香港出現麥卡錫主義,我只能說出現得太遲、太輕、太少。

中共終承認干預香港內政

行政會議成員鄭耀棠接受專訪,他表示香港人要調整心態,不要抗拒中央善意介入;又提及唐英年落敗的原因。鄭耀棠如此說,即係承認中共承認要插手干預香港內政。那麼基本法22條和中英聯合聲明第三條第二和三款還有效嗎?

《今天應該很高興》

我們的上一代、或再上一代移民香港的心態是:「尋一個更適合生存的地方」。他們否定中國的一切,全心全意在香港這寸土之地打拼。反之,現在的新移民對於自己是中國人的身份自豪,他們的視野有限,卻目空一切。試問,有這樣心態的人,怎麼會與你一起攜手共創美好明天?有這種心態其實也不難理解,早期移民外國的港人也是存有這種心態。君可見某某去了英、美、澳、加的,最後都紛紛回流。說穿了大家還都不是懷有著這種輸打贏要的賭徒心態麼?不約而同的是,他們一定也受到過當地的人的白眼。

政府,您在幹什麼?

筆者認識好些年青人,他們對社會人生都滿腹苦水,他們結不起婚、買不起房子、養不起孩子。所以香港的年青人都安分守己,住劏房、不結婚、不生小孩。但是日子一天一天地過去,雙非孩童一天一天地長大。他們將會在香港霸佔學位。筆者相信教育界是會歡迎的,因為有好些學校抵不住低入學率而死在起跑線上。請別忘記,雙非孩童的九年免費教育,是由一群買不起房子、結不起婚、不敢生小孩的年輕人有份納稅的一項大眾福利,試問這樣子對紮根在香港的年輕人公道嗎?

九七之後,前線警員淪為權貴的家丁護院,只是整幅圖畫的一小部份。我們要詰問的是:為甚麼港英政府竟然比「港人治港」的特區政府還要重視民意,而中國人指派的新政府卻比港英更像一個殘暴的殖民主子?其實一切都因為「民族」這個因素。香港昨天的風流,今日的折墮,秘密盡在「民族」二字之中。

金朝陽集團銅鑼灣「曦巒」,物業代理的宣傳冊子,強調「金三角」這賣點。筆者活在香港多年,聽過無數有關銅鑼灣的形容詞(例如:都會、尊貴、核心地段、商業區等),就是未聽過銅鑼灣存在這樣的「金三角」。

梁振英前晚突然表示,私院明年須停收雙非孕婦,眾皆嘩然。梁之政風如此粗暴,當然應該批評。獨立媒體馬上就此事發表了一篇「編輯室周記」。但神奇的是,獨媒並非直斥梁振英藐視法治、專橫霸道,而是將梁作為候任特首「干現屆政府的政」,都說成是「反蝗人士」的責任。究竟港人反蝗有甚麼問題呢?保衛家園,原來都是有罪。

圍牆築起的和遺下的

原是近在咫尺的親友被柏林圍牆分隔,甚至不少父母離世前也未能跟在牆另一端的子女見面,直至一九八九年。柏林圍牆只用幾天建成,卻苦等了二十八年才告拆毀,而存於民眾「腦內的牆」,或更需幾代努力才能真正消弭,若今天我們不堅持向多元啟蒙的方向走,即使短線能嬴得幾場戰役,但到頭來,真正的進退又該當何論呢?

當整群人的飯碗都連繫於這些中國遊客身上,商場和餐廳敢向這些中國遊客說不嗎?「自由行」為香港經濟雖然帶來一定貢獻,但問題也逐漸浮現。長此下去,中國遊客只會為商場形象帶來「負資產」,加上香港地聲討「地產霸權」的呼聲此起彼落,商場將會逐漸不受香港人歡迎。而一旦中國遊客逛厭了這些商場,就會毫不留情的離去,加上香港人的厭惡情緒,令商場「變相預支」了未來的營業額。

在上位者,其文化必然強勢,被統治者,其文化必然弱勢,哪有甚麼相對可言?京是正,粵是偏,哪有甚麼平等可言?那些出身本土的社運人士,不加保護不止,更為統治者的文化入侵吶喊助威、拿出藝術先行的書法家在碑帖上書寫的異體字,來強辯公共場所的以簡代正,實在貽笑大方。

兩文三語的意義

自2003年實施港澳個人遊(自由行)之後開始,香港無論在商品、餐牌、服務使用條款上都會同時見到正體和簡體中文,這不難理解,因為他們其中一部份的目標客戶是來自內地的中國人,而他們認識的中文字,就只有簡體中文。可惜的是,近年發現問題嚴重了,因為似乎很多的標示,都只會提供簡體中文了,這說明了幾個現象,正體中文的地位被比下去甚至無視了。這問題就大了,因為香港是正體字的地方,若果只提供簡體字,即代表香港人被無視了,這是對香港人的歧視,你在香港人的地方賺錢,用香港的資源增加收入,卻完完全全地無視香港人的存在,香港人是絕對不會容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