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港矛盾

近日閒逛書局,無意中讀到錢穆老師的《晚學盲言》,其中一段講到資本主義實應稱為機器社會,細讀之下,發現與電影The Matrix的大背景何其相似。Machines不就是靠畜養人類以生存嗎?美國不就是靠全世界供養其資本機器嗎?進一步言,中共治下之中國,學美國行資本主義,成功的話,最終必會與美國一樣走帝國主義,侵略甚至殖民異族。香港人用正體字講廣東話,異於大陸人,不正是最近最好的殖民對象嗎?近日簡體字不斷襲港,看來並非無因……

嚴君的goodest logic,她把本地商業活動和個別政黨面向大陸的政治宣傳混為一談。這又可謂充份體現了左翼青年的風格:你說今天天氣很壞,他們最後還是會說到「打倒資本主義」,令人丈八金剛摸不著頭腦。Agnes B cafe在非遊客區開業,而香港市民既以讀寫正體中文為主,店家又非白字黑紙表明「只招待大陸遊客」,它有甚麼理由只表簡體而不表正體呢?相反,個別政黨打正牌號向大陸宣揚「民主訊息」,其「目標群眾」是大陸人,用簡體字,當然順理成章。不少基督教組織也會在遊客區向「沒有宗教自由」的陸客派發簡體傳單宣教,多年來從來沒人覺得有問題。

個人的自由和利益,合該為國家犧牲。這竟然是多年來我們所謂「民主派」的主流價值觀﹗這種以民主愛國之名,行集體至上的意識形態,究竟與國家社會主義(簡稱納粹)有甚麼分別?我們的所謂民主派在過去廿年,胼手胼腳、搞得焦頭爛額,卻是去為他人作嫁衣。現在他們自己夢想做中國的民主聖人不夠,還要你們七百萬人一起犧牲。

文化的傳播與發揚固然與經濟實力有一定關係,但最決定性的關鍵卻又不是經濟實力,經濟實力強大不保證文化品味的高尚,即如暴發戶的品味,有錢,但卻惡俗。大陸必須要學懂明白的,除了要在國外尊重其他不同的文化,習慣到外國看不到「崛起強大」的中國中文以外,還更應該明白,中國文化是一個文化群的集合,而大陸經過幾十年的蹂躪,保存的文化還遠不及香港和台灣,應尊重香港對於正體中文的堅持,即使這是在「一國」之中。強求大陸式的文化統一,是文化暴力。

複雜的理論無謂在短文詳述,一句到尾,所謂「左派」就是鼓勵以公共政策介入市場,所謂「右派」就是鼓勵維持市場自由。我當然認同自由,只是我很奇怪,明明左派並不認同完全自由,明明左派就應該努力不懈以公共政策調控市場失衡,為甚麼現在卻要維護法蘭西跨國企業敗壞中華文化的自由?誠然,我絕對不能強逼他人認同中華文化,又但是,有些人維護法蘭西跨國企業言論自由的立論,就是中華民族大一統,不應該否定中國人。除非,他們眼中的中國,就只是使用簡體字的中國,除非,他們眼中的中文字,就只是「法定」使用了數十年的簡體字。選民們,如果是這樣,你不要悲哀……

語言、文字與包容

筆者認為目前最好的做法是,「寫無拘印必正」。寫的時候,無所謂簡體或繁體,畢竟不同場合有不同需要,難以一概而論,但印刷時必須是繁體字(正體字),原因很簡單,這裡是香港,簡體字,終究是一種輔助角色。要不然就會如大陸一樣,出現「干爆鴨子」又或「聽說嫂嫂下面很好吃」一類的葷笑話。隨著中國改革開放,普通話和簡化字在世界蔚然成風,所謂孔子學院如雨後春筍般開辦,也就教授普通話和簡體字。現時的中國是世界工廠,用的自是簡體字,外國人學就當然學最多人懂的那種。問題是簡體字(和普通話)是一種割裂與傳統中國文化的關係,外國人學的時候,學著一種「貪方便」的Simplified Chinese,老實說筆者覺得很唏噓。

曾文指:「提供簡體字,不等於否定繁體字。」這麼說,真的很好。明明是簡體字殺了正體字,明明是簡體字坐正,而正體字無立足之地,在曾志豪口中卻成了「提供簡體字」,一切細節,輕輕帶過。以後已婚男人包二奶被大婆發現,也可以辯道:「我包二奶,不等於否定我跟妳的夫妻之情。」小學雞向著老師爆粗,也有了道理:「我問候你祖宗十八代,不等於否定我對你的尊敬之情。」這樣的語句,套諸於萬事皆可,簡單來說,就是廢話。好比某君殺了人,然後說:「這不等於否定我對生命的尊重。」

據說,香港是國際都會,因此要好好培養英語能力,不少家庭(尤其是中產家庭)從小就極力讓孩子訓練英語,年紀輕輕就「astronaut, chimpanzee…越深越好呀」,家中對話也強行以英語進行,儘管他們自己的英文程度本來就蹩腳不堪。中文?認得日常生活用得上的漢字便行吧?在香港人眼中,溜嘴說了句「中式英文」(Chinglish)是奇恥大辱,反映自己英文未到家;相反,受英語句式影響而用上「歐化中文」(Westernized Chinese),最多只會有猶如「蝦碌」一場的自嘲。在香港人眼中,滿口再典雅的傳統中文,終歸仍是小雜耍而已,流利英語才是身份的象徵,一個地方如果越能「揚英棄中」,就越能突顯其高貴。一切都純粹是地產霸權害的?地產商也只因要營造港人心中的高尚格調,才著力「去中文化」吧。

從事廣告製作的朋友的經驗判斷,這類招牌製作根本無可能24小時之內搞掂。亦即係話,agnès b. Cafe 根本就係搏大霧,想先得測試香港人的底線,如果沒有如范國威這類「滋事份子」的話就可以「過咗海就神仙」。這些事件之所以會發生的問題根源,全因香港的旅遊業已被大陸遊客攻陷所導致,而大陸遊客的畸形旅遊心態 ── 有錢就是王道。要徹底解決這事情的做法,就是要奪回包括中國遊客的入境審批權,並撤底更換負責旅遊的政府部門和法定機構(包括TIC)的人選,使這個行業重新納入正軌。

Agnes b.在港人的抗議下徹換餐牌,本來是大企業從善如流、尊重本市的好事。但頭條新聞的主持曾志豪就十分不高興。事關范國威到場抗議,小豪子就在臉書抽水道:「唔該個位姓范既區議員唔好唯恐天下不亂,好多餐廳淨係寫英文,你唔去影佢相,話佢歧視香港人?點解人地加簡體字,招呼大陸人,你就話歧視﹖你係度帶頭歧視香港人唔識睇英文?聽講英文係香港法定語文黎架!」中國人的自尊心真像男人的老二,看起來十分雄斗斗,作腔作勢,但其實脆弱得很,去到另一個地方旅遊,連人家用英文餐牌,都要吵鬧一番,要全世界遷就他。你不遷就他呢,就說你歧視他。中國人真的好弱勢啊。但不要緊,因為好多愛國人士,像北風之流,會為他們叫屈:「你們香港人不用簡體中文,心理真是脆弱,簡直是『歧視』大陸同胞啊。」

正體字與簡體字,有正簡之辨,哪個是正統,涇渭分明。捍衛正體字,不是能否看得明的問題,更不是有否容人之量的問題;這不只是港人生活被人踩到上心口的問題,更是萬千年中華文化能否傳承的問題。正式向公眾展示的文書,就是公文公告,就具備教化功能。當有商人以市場機制為理由,在港人聚居的非遊客區商場,公然使用只有英文和簡體字的文書,這就是市場失衡;容讓市場失衡影響港人生活甚至敗壞文教,這就是政府公權失職。

抗議將軍澳新開幕商場 PopCorn 內的 agnès b. cafe 只有英文及簡體字餐牌,歧視港人!香港消費者唔幫襯佢係最好嘅抗議方法,呼籲大家杯葛只用英文及簡體字的 agnes b. cafe!agnès b. 公司在今日(4月2日)下午一時三十分,公開為將軍澳居民區商場的簡體字餐牌道歉,以下是該公司 facebook page 的道歉啟事:「就本公司CAFÉ 餐牌一事,本公司謹此聲明,我們絕對無意侮辱或歧視香港人;對於此事引起顧客及大眾的不便,本公司深感抱歉,並將盡快安排更換餐牌。」

最近有人發現Anges B的飲品店餐牌上流通百年的正體中文芳蹤杳然,只得英文和簡體中文,事情火速鬧上臉書,政黨磨掌擦掌打算出動的時候,Agnes b.的管理層看見D&G珠玉在前,手腳很快,立即發聲名道歉。溫雲超在Twitter說:「港人竟然心理脆弱到不能承受非刻意安排的简体字。」

社運中人精神緊張,惶惶不可終日,這個圈子自然亦充滿來路不明的政治耳語:哪個投了共?哪個收了錢?誰是中共的臥底?諸如此類。被政治耳語包圍的人,少一分清醒的心,就如墮入迷霧,覺得十面埋伏,誰人都信不過,像思覺失調,時時以為自己被人迫害。

看見唐英年在街上掛上「香港準媽咪,一人一床位,唐英年,講得出,做得到」的宣傳橫額,令人哭笑不得。本地孕婦生個小孩,要有床位,本來天公地道的權利,現在也成了要由政要剎有介事地保證的競選承諾。終於今天我們連孕婦的床位也要「維權」了。這個可怕的中國,你是愛不起的。

Save you save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