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港矛盾

坐低即order:A餐沙嗲牛米、餐蛋轉厚多士、熱檸水。嗰位後生阿姐覆單:「了roar mi 墳…..」

「『吸管』個邊唔該哂。」

「565號飛,565號飛唔該!」我走過去拿起餐盤,食物一如概往的頹。但突然,事情就發生了。「吸管個邊唔該哂。」那男人操的是尚算純正的廣東話。我呆住了,然後看著他。因工作緣故,他戴上口罩,只能看到他的雙眼。我與他四目交投,他可能也被這舉動嚇到,深怕是食物出錯了還是甚麼的。

中國旅行團的無孔不入,有所聽聞,但這次他們去的不再是尖沙咀旺角銅鑼灣等鬧市,而是一車車進入舊區土瓜灣購物,購買沒有香港人認為與香港有關的朱古力。的確,香港人喜歡吃朱古力,但從沒想過,在不知不覺之間,朱古力榮升為香港手信。在土瓜灣的小街中,忽然樹立幾間裝潢與周遭不配搭美輪美奐的商店,全部都是買朱古力,成行成市,接待不同的旅行團。

如果你去到這裡還看不懂,ReceivePronunciation其實就是最好的語言推廣例子,所謂的標準英國腔在英國其實就是一種HighLanguage;在英國,會講純正RP的,一般都只會是在私立學校出身、教育水準相當的小孩。而政府為了鞏固和推廣RP,就正正會頻繁使用RP、並且推廣RP高人一定的地位,摒棄其他次一等的語言;BBC的新聞只會用RP,正正就是第四點所指出的語言推廣。而要講RP被英國政府營造出的所謂崇高地位,最佳例子,當然有事頭婆英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的這條Twitter

看著《環球時報》社評,港人認為中共淨說不要臉的「蠢話」,但這些話都是用來防範大陸人認同香港社會,也用於打造大陸人的民族形象,全都不是對我們這些活在牆外的人說,犯不著認真生氣。就滬港通一事,泱泱大國要改革開放,只順道要多一點面子,我們香港人要的是銀紙,各取所需,牆內的人怎樣自吹自擂根本無關痛癢。

港督衛奕信多次重複讚香港的示威者,說被香港人特別年輕一代的熱情,以及追求自己的政治前途所感動,更提到這個示威整體是和平的;衛奕信補充,在全世界的大城市之中,這樣大型規模的示威來說,能夠保持和平而如此少嚴重的事件是非常難能可貴--然而,由梁粉以至南華早報,卻斷章取義為「撐警察」,這是十分離譜的抹黑!

佔領運動以前,每日在餐廳食飯時視線都總會停留在餐牌上菜式旁的銀碼數字不斷塗改的痕跡上,每隔三五七日都總會發覺有兩、三個菜式的銀碼數字上被畢直的畫下一條刪除線,再填上另一個較大的數目,或是用寫上新銀碼的紙片直接蓋在上面,簡直可以開發一個記餐牌價錢改變既新遊戲,物價通漲實在仲快過係火車上面跑既小明。

左膠歸於想像

反佔中者不是「討厭政治」,也不是「不關心政治」,而是不斷抹黑學生,不斷抹黑民主派,由抹黑市民收錢,抹黑市民受外國操控,以至抹黑市民暴力;「反佔中」不但不是政治的「被動者」--「不理政治,經濟便自然會好」,而是不斷耳語,用電話以至電腦不斷轉載抹黑學生批判學生的文章以及圖片,特別是一提到外國勢力就有如上身,一提到美國人就咬牙切齒,請問這是英國人教你的嗎?難道英國人教你「反美反帝」?

平時招待陸客為主店鋪,整個朝早都是抹窗和黑面,這類大形依賴著陸客的資本主義產物早應該要消失,他們為賺的錢,不會益香港人,賺回來的錢只會用來再購買新鋪位,令到一條街出現幾間同周X福的奇怪,想食個魚蛋粉都不行。

街。鋪。人

偶然發現,原來香港唔係無辦法改善路邊空氣,特別係繁忙巿區。香港人原來可以開少D私家車,多用公共交通工具;原來香港街上係可以聽少D普通話,聽多D廣東話;原來香港係可以唔洗有咁多人,係可以好輕鬆咁行街,條街係可以行得舒服D,係可以冇咁焗促。

整日的大混亂,絕非「暴亂」──外國的所謂暴亂,必然是放火、搶掠、燒車軚以至燒車,例如中國大陸各大城市的所謂「反日示威」,就是典型。事件發生至今,香港的市民都只不過是在示威集會,市民高舉雙手,顯示絕無攻擊動作,警察卻仍然一次又一次不斷亂射催淚彈,於是大家都在哭──不是因中了彈而哭,就是看著心痛而哭,香港人,為何淪落至此?

香港人,是時候站出來了,我們要向這個無恥政權表達抗議!我們要罷課!我們要罷工!我們要罷市!一起上街向這個無恥政權,表達最嚴厲的抗議!梁振英下台!曾偉雄下台!香港人要真普選!

英國政府之所以同意蘇格蘭公投,原因就是蘇格蘭民族黨 (SNP) 在2011年的蘇格蘭議會選舉前,在其政綱宣言 (manifesto),宣佈了要進行公投;由於 SNP 在是次議會的 129 席之中,贏得了 69 席超過半數,贏得議會的絕對控制權,在英國的憲政慣例 (convention) 之中,即代表公投得到了絕對的民意授權 (mandate),倫敦政府如果阻止,是違反憲政的慣例,只會令局勢火上加油,因此倫敦政府的算盤是「以快打慢」,希望迫愛丁堡於時機仍未成熟的2013年公投;反之愛丁堡方面卻希望拖延投票

朋友C(大學時期關係最好的女性朋友): 香港怎么都限奶粉了? 大陆这边就是奶粉不安全才到香港买嘛,香港人这样太不顾内地婴儿死活了吧………我︰ 香港連續十多年都被選為最自由經濟體系,能把香港迫得要限奶,可想而之香港奶粉本地的供應情況有多壞吧。而且,難道你覺得,只有700萬人的香港能向13億人存在的大陸供應一切所需奶粉嗎?

坑渠油名單的啟示

昨晚深夜公佈400間中招食肆,這接近兩年時間,香港的食物安全中心究竟在做甚麼?兩年前已承認食油包裝商豁免領牌漏洞,特區政府當時承諾會檢討,但事隔兩年甚麼也沒有做過,終於令香港在國際出醜,率先在食油問題「中港融合」,和中國大陸一樣,共享「地溝油生產地」的榮耀。

魯迅筆下的誇張,已在今日的所謂香港左翼中實現,荒謬起來,令人無言。孔乙己說「讀書人」竊書就不算偷,而左膠則說「工薪階級」炒賣物品不算炒賣,應該改稱「轉售」,也難怪炒 iPhone 炒奶粉樂此不倦,然後人格分裂站在道德高地指指點點,一面大鬧「血汗工廠」,一面享受「血汗工廠」的成果,甚至炒賣「血汗工廠」的產品,果然是「傳說中的左膠做得好過你地」,我地真係「識條鐵」。

你們這班幫兇今時今日還有面目走出來喊苦喊忽,你們有沒有廉恥?像鄭宇碩這種投降派早已在今年三月公開承認,佔中只是用來講,用來滿足自己,最終都是要等中國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