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港矛盾

我從來都無歧視大陸人,我係鄙視大陸人姐。歧視係不平等看待;而鄙視係有誘因,令我睇唔起佢地。我係忍唔住要鄙視你~!(又話我針對一兩個大陸人,唔係得我一個時運低,撞到醜陋的大陸人架,大陸人係好似7仔咁,無處不在呀…)

插隊打尖看中國人

在這種缺乏安全感的情況下,社會性格可慨括為兩種特點,「虛偽」及「狠」。為官的在位時「狠」括民脂民膏,一邊口喊愛國,一邊把妻兒財產往外送。此所謂「裸官」也。平民百姓無權無勢,「虛偽」的表現自是一邊痛駡貪官,一邊巴不得往利益圈子裡擠,期望分一杯羹,此所謂「權力關係網」。你爸縱然不是李剛,還有叔伯遠房、桃園結拜、「好」朋友等都能沾一下邊。

下款「宝安县三十九区人民政府烈士致敬」,是為三十九區區議會之戲言,為何居然有如此多真心膠睇都唔睇就矛頭直指大陸人落黎撒野呢?

港府應否削減自由行?

筆者認為自由行旅客不斷上升,已超出香港的承托力,而這在市民生活質素下降和物價上升可以看出。自由行無疑製造不少就業機會,然而削減自由行人數不一定會 造成失業問題,即使某些店舖因為內地客減少而倒閉,市場也會自我調整,讓原本被淘汰的餐廳丶文具店和士多重新開張,而失去工作的市民也可以再次就業。自由 行的確促進香港經濟和增加職位,然而削減自由行對香港經濟的損害很有限,因市場可重新調整之故。

我考上了我最喜愛的中大。我成功追到並私有化女神小咪。我賺到人生的第一個一百萬。上年,我上左車。我更在工聯會橫笛業餘班中擔任導師。我總覺得,一切都是阿爺在水中保佑着我。見到水既地方,我就知道,有他同在。

《南都》推介大陸市民跨境游泳的影響有多大﹖新民盟明言未有實質的調查及統計數字,因為難以單從口音去分辨泳客到底是香港人還是大陸人。故此,現時還沒有直接而具體的統計數據可以證明泳客之中有多少屬外地人士。然而,雖無直接的調查數據,我們仍是可以從間接方式估計跨境泳客對本地泳池到底帶來多少負擔。需知入場人次並非唯一問題,大陸旅客較不注重個人衛生,隨地便溺所帶來的衛生問題往往令泳池被逼要緊急關閉而進行清洗。這些情況可能比人滿為患更令本地人困擾。由此,筆者從康文署網頁的新聞公報中收集數據,整理成以下幾張統計表,冀能從這些數字之中估計出大陸跨境泳客對本地泳池帶來的影響。另外,亦會為有意去公眾泳池游泳的讀者提供一些建議。

中港假結婚的跨境剝削

婚姻是私生活中比重極大的部份,如果中港婚姻中男人娶個年輕女子回來,卻把她當看護用,讓她把私生活奉獻給工作,這不是物化女性是甚麼?這不是跨境剝削是甚麼?

未正式播出時,TVB 用了一星期去預告劇情,當時已經知道必定為新移民講盡好話。 單看劇集名稱,由 《我們的天空》到 《同根生》,我無法理解如何從一個香港本土的角度可以拍成這樣?若非編劇無好好做調查或訪問,就是此劇集的目標觀眾根本不是香港人,再進一步說,此劇是拍給水貨客、新移民、離地中產(持外國護照隨時離開香港的人)看的。

TVB,維穩劇不是這樣的

劇中最後段,朱璇經過掙扎最後都和女兒留在香港,而任職公司的老闆說「新移民可令香港人口年青化」,更說「原本是同根生,何必打毒針?」

我住咁耐上水,問心個句我係有見過婆婆公公跌親,但真係無見過大陸人會停低扶起佢地,反而我成日見到既係拖住車仔一箱二箱既大陸人撞到人而唔道歉,甚至就係呢啲拖住車仔一箱二箱既大陸人撞跌人囉!

旅行blog 不能談及政治?

真的沒辦法,香港快變成另一個香港,原因很多,當然不只是因為香港與中國的關係,香港自己本身也有很多問題。如果我(在旅行時)連自己的立場也堅持不了的話,我的身份亦沒有人會支持,很快便會變得無影無蹤。

本會在此促請校方:1. 盡快正面回應師生、校友、社會人士對中大(深圳)發展、開校目的、畢業生畢業證書、學則等疑慮;2. 保證中大校譽不會因為深圳分校的出現而受影響;3. 盡快澄清中大(深圳)的同學與中大同學的權責、畢業證書、學位等分別;4. 回應中大是否在中大(深圳)項目中取得財務和財務以外的利益。

現在中大反口,說深圳分校證書和香港一樣,這個發展才是合理的。當然了,計劃本身就是如此。深圳要你來建分校就是為了魚目混珠,奪你中大的光環,深圳中大扮香港中大、深圳學生扮香港學生。如果分得開,我深圳的始終是二流,這個合作還有意思嗎?終日大愛包容、認中關社的中大知識青年,今次可謂求仁得仁,共享作為中國人的榮耀。

部份香港人對華夏文化上晒頭,佢哋呢樣嘢係出於對自己文化嘅自卑感。佢哋覺得香港文化入便獨特嘅嘢唔足以令佢哋自己驕傲自豪,所以埋首遠古。但事實係唔係咁?香港有強大嘅文化,輻射至東亞甚至全世界。廣東歌、武俠小説文學、電視劇,曾經風靡中國大陸同東南亞華人,以致好多大陸人唔多唔少識幾句廣東話,唱得出唔咸唔淡嘅《光輝歲月》。

在1982年戴卓爾夫人訪京時,曾向鄧小平提出「主權換治權」方案,其實這種方案,和「葡管中國領土模式」性質相同,而最近更有人查閱有關的解密文件,發現當年英國外交部為了讓中方接受「主權換治權」方案,更建議首相可以對中方作以下讓步:在關乎中方利益的議題,未來港督會先諮詢中方意見、香港部份外匯儲備存入中方銀行、容許中方自由使用香港港口機場等2。可是,中方堅持要同時收回香港的主權及治權,至此,「葡管中國領土模式」,即黃文放口中的「澳門模式」,已被拋入廢紙箱,之後的,又係一句:THE REST IS HISTORY。

香港換血的殖富計劃

很多人以為自由行帶動香港經濟。其實當中的數字,得益都是中國内地、香港富商和基建。想想,自由行這些年來,你的行業平均薪金有否上升?香港各行業職位的薪金水平有否上升?經濟利益去了哪裡?富商來港,就要犧牲現有居民。沒有競爭力的,就要被排拒不能在港生活。不喜歡香港要移民?其實這正是計劃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