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

死唔係最大鑊,驚死驚到不似人形仲大鑊。

春天.家書

我相信現時無論是先進國家如英美、受中國因素影響而錯信世衛因而疏於防疫的意、日、韓,人民現時都經歷我們在過去二月的死亡威嚇。搶口罩、消毒液、漂白水、廁紙,白米變成意大利粉!這些都只是死感的表徵,在死亡恐嚇之中,我們都會對無能的政權憤怒,對無力的生物學家沮喪,對無奈的醫護寄予同情,對無言的逝者家人哀傷……當我們的憤怒都用完了、沮喪恢復了,腦袋轉過來了,我們自己呢?我們又有甚麼感受呢?

最近因疫情關係,大家對韓國新天地教會名字並不陌生。對於韓國宗教詳情,基於語言障礙,資料並不容易查證,但也可以從身居韓國的一些華人KOL一探內情,就如以下影片。雖然影片頗長,但十分值得一看

面對不可知疫症,人類才懂得卑微地知道我們無可靠依(難道依靠這個白癡政府嗎?)。我們沒有任何憑藉、甚至知識也是枉然。學習依靠、學牧師個個星期話齋,「憑信心領受從神而來的祝福(?)」。

朋友我當你一世朋友

不明白為何教會中建立的「關係」與「友誼」,也總是規限於「教會」這個「建築物」之內。當我離開了這幢「建築物」,我們的「關係」,竟也成為了「什麼都不是」。

在教會牧養時,弟兄姊妹的肢體接觸就更多。由弟兄姊妹有可能因私事單獨面見教牧、及至青少年各項團體建立活動等,導師與弟兄姊妹該如何拿掐肢體接觸的多少?除了「約定俗成」的文化界限外,若果有適當的指引/教導,相信對教牧與弟兄姊妹,都能有更好的人身保障(畢竟被控Metoo絕對是對個人聲譽極其受損的指控)。

不做堂會的奴隸

當教會要改變的時候,甚至群眾已經有反應時,管理者卻深深因著奴性。那恐怖的奴性,這種奴性大至行為政策,小至討論也要誅滅於苗芽之間。不選擇任何改善方案,並且禁止這一切的言論。

我憂心教會總沒有改變、憂心教會太過趕客、憂心長此下去信徒集體道德淪落、憂心為何信徒們都不懂思考教會的事情-我真的想問,我到底在操心些什麼?

肝病嘅嘢真係好難講,肝臟係人體入面最最最重要嘅器官。

  近這些年,我越來越討厭聖誕節(放假是唯一讓我比較期待的一點)。不是因為我「毒」身,討厭別人到處放 […]

返了崇拜,徬彿簽下不名文契約,要為一個地方付出-就要如以前一般,慢慢揹起更多的事奉、滿足更多人的期望。尤其我這類萬能工具人,帶組多過食飯又音樂能力不俗者,對教會而言大概是搶手貨,真的免了(早陣子剛看完《笑傲江湖》,我大概就是令孤沖/任盈盈一類的隱士吧…)。

最近基督教的最熱門話題,除了強國強拆十架外,大概就是有關善樂堂的人事糾紛事件,要知悉詳情,可以往基督教善樂堂網頁及林國墇牧師面書相關的回應聲明,睇完才大約知道事件來龍去脈。在我而言嘛,了解一番後,第一個感覺是:

香港教會嘅傳教方式,令到信徒女多男少,情況仲越嚟越嚴重。後生女信徒要搵拍拖對象,亦都越嚟越難。教會一早知道有呢個問題,近十幾年來大力推動男性事工,希望吸引多啲男生加入,可惜都係冇乜成果。但同時,適婚而又單身嘅主內姊妹又越嚟越多,點算好?教會只好退而求其次,搞多啲「牧養單身姊妹」嘅事工,強調「獨身是神的恩賜」,再加上「神一定有預備」之類嘅教導。之但係,教導還教導,始終人非草木,現實上大多數姊妹都想搵個理想對象,唔覺得獨身係一種享受。至於神點樣預備就唔知,只知道無言地等,女仔嘅寶貴青春流失得好快,每年一到生日,個心都離一離。所以,一遇到好嘅男仔,自然會珍惜。

讓我感到更更可怕的是,即使全城人都指責呢啲無腦的言論,耶撚卻是越發覺得自己被逼迫、「無錯呀我走緊的果然是窄路」。以下是611事件被屌到推上報後,一個耶教花生聚集地的群組的Po。其實我真係唔知呢件事是做乜,即係上帝有聚會,就從亙古到永恆都一定唔可以打風?即係個風球唔阻住聚會就叫神蹟?

講緊要「揭露一個牧師的性罪行」呢件事,一來旁人實在難以定奪誰是誰非,我在此亦無謂無啦啦公審人乜柒乜柒(我真係好憎呢種網絡公審的行為);二來事件一旦屬實,即屬刑事罪行,我亦無謂加把口。故此我在此希望以「真實程度有幾高」去解構下呢件事。

我拋棄祟拜的理由

最令我扎心,還是「當我眼見世界咁紛亂,但是成班耶膠(包括我)仲起個冷氣房高呼哈利路亞」的無力離地感——我「害怕」,是「害怕」見到這樣我信徒、這樣的自己——這樣的自己、連我自己都討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