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

用常識諗諗,都知唔應該咁做。原因很簡單,你想傳福音俾呢班人,最起碼唔應該做D讓對方好反感既事。即是你追女仔,唔通真是好似果D少女語錄咁寫,「不斷欺負你的人其實就是最愛你的人」咩。我信其他教,你咁黎挑機,即是聊交打姐,人地絕對是唔會因為你起旁邊鳩叫「耶穌愛你」而突然覺得「耶穌真是好愛我呀」

這一年世界各地都有不同程度上的撕裂和恐怖襲擊,引來重大人命傷亡,亦令我們對人性的信心動搖。在敍利亞的大馬士革與阿勒頗,很多兒童受連年內戰傷害。在德國,國家以愛心迎來難民的同時,國民要防避人身傷害。在台灣,同性婚姻議題,打開了人心潛藏的恐懼,這些恐懼又帶來新的傷害。回到香港,連日有年青人因不同壓力理由,選擇以自殺結束其生命。

亞當的幸福摩天輪

不知從何時開始,創世記這段經文,就被視為支持「一夫一妻一男一女」的經典金句,亦是婚禮大熱經文⋯⋯然而當我們仔細查考這段經文時,發現經文不但沒有阻止同性作為伴侶,甚至有可能支持動物做人的伴侶?!這個發現太過驚人,我們按捺不住要立即跟大家分享!

Desmond堅持不碰槍械,在軍中日子自然受到百般欺淩。Desmond堅守信念,甚至因此而被軍方拘捕,被帶上軍事法庭,理由是他不服從上級命令。Desomond深信自己沒有錯,面臨被軍方遣返的危險,最後因為父親昔日從軍時的上司給軍方一封信,説明軍人也受到美國憲法的保護,結果Desmond在堅持自己的信念下得以回到軍中服役。

在劇中,JudeLaw飾演在衆人驚訝之下當選成爲新一任的教宗庇護十三世(PiusXXIII)(虛擬的)。他是一名被嬉皮士父母遺棄在孤兒院,在修女和神父的循循善誘之下成長並後來成爲神職人員,在獲選爲教宗之前在紐約擔任大主教。

教會中女是如何煉成的?

教會一向女多男少是不爭事實(雖然不知為何筆者教會不是),而教會一向想力銷適婚男女嫁娶但又不敢明目張膽進行亦是事實。其實,男歡女愛很平常,完全不明白為何要弄得神神秘秘。教會想法其實與一個平凡阿媽無異:後生時又怕你拍拖,搞大人地個肚或者俾人搞大個肚;到你適婚時又怕你無人要、做賣剩蔗(單身弟兄卻是鑽石王老五,上帝啊這多麼的不公平!!)。

我從耶撚身上學到的教訓

身處香港,你當然有自由揀信啲咩,但你煩住曬同周圍派膠就係問題。

耶撚最煩膠嘅地方在於成日想傳教,最好就令到全世界嘅人都信曬。一次又一次叫我試吓祈禱、去佈道會,甚至返教會,我亦都半推半就咁試過,但真係冇興趣嘛。除非有新內容,如果唔係我都係繼續冇興趣,但耶撚就係永遠唔肯放棄。誠意唔一定打動到人,有時只會令人敬而遠之。



團契內的「膠通」

返教會的人都知道「交通」呢個字眼,就唔是指搭車咁解,而是指信徒「溝通」;不過點解變「交通」呢,主要是因為聖經翻譯上有時都出現過呢個字眼,其後便成為耶教一個有趣的Term。而團契,即是一班信徒聚集然後共同建立信仰的地方。咪住。點建立信仰法呢?不如我地一齊睇睇返團契的人會「交通」的內容。

有關同性戀問題,作為信徒行為的是非判斷,其實宗派形成期間,從來沒有教義對之進行規範。正教脫出羅馬教廷,是因為聖靈從聖父與聖子而出的問題;馬丁路德脫出天主教,重點是唯獨基督。同性戀最多只可以看成宗派對信徒的個人行為作出詮釋性規範,可以說跟教義及核心信仰無關。

教會很離地,耶穌很貼地

教會最常講嘅就係「暴力」。教會成日第一時間沖出黎指責暴力,話基督徒唔應該用暴力解決問題乜乜乜。咁耶穌呢?耶穌當日有無慢慢同法利賽人講:「喂,唔好響聖殿擺賣好喎,咁樣唔啱規律喎!」無,耶穌一野就掃晒所有攤販,而且係趕走晒所有人。但教會一野就ban左暴力呢個option,已經假設左所有情況下都唔可以用暴力,乜都和理非。

近年有關教會的爭議之聲日起,不少人反對之餘,最常見就是有一個這麼的言論:「車你得個大隻講,有破壞無建設啦,又唔見你講下點改善!(而呢個point其實我回應左不止一次:提出問題的人,不一定是懂得建設的人。咁講法,政治評論員就要做政務官、影評人就要識拍戲啦。咁講唔講得通先。提出問題本身就是一個職份,有乜問題?)」而近日陳韋安博士所言的教會改革,亦被一些團體批評是「得個講字」。好,大家咁鐘意有人建設,我就試試提出一D可行的point!但先自聲明,我亦不止一次講過,對於教會能否「痛改前非」,我的看法比較悲觀。因為常常強調反省的教會,在「點解離群眾越來越遠」這一點上,實在毫無自省的能力。any肥,以下改革教會的方法,我稱之為「破四舊立四新」。

單單用「極度不安」形容此書,都不盡精確。基於此書所包含的大部分內容,均是極盡反社會人格之能事,要幾離經叛道得幾離經叛道都有,所以18+是絕對必要的,因為心智無番咁上下成熟絕對是會做癡線野(而且,我奉勸讀者你自問是心智成熟又頂得順恐怖情節、而且不會跟著做你先好睇,即便過18歲都是咁話)。因為即便是歷經大學修讀過中國刑法史(相信我,中國人是一個最識玩酷刑的民族)、性文化史、犯罪學、心理學和變態心理學如我,在閱讀的過程中也不禁一再又一再揪心嘆息;更怕的,是有潛藏反社會人格之人在閱後會有樣學樣就真。

「返教會返到俾人搞到前途都冇埋」呢篇高登潮文,相信有接觸開基督教圈子的人近排都應該會睇過。本文旨在集中在兩個重點:第一、此文的真確性;第二、如果起教會真是遇到咁的事,可以點做?

在基督教圈裏,不知怎的不少人會抱持「政教分離」的主張。恕我未讀通聖經,在聖經中我找不到上帝有要求「政教分離」。有人用耶穌在本丟彼拉多前受審時默然不語比喻基督徒應該學效耶穌在政權前的榜樣,這實在是比擬不倫的,按我在傳道書中所理解,生有死,死有時,…,殺戮有時,醫治有時;耶穌這是「抗爭有時,不抗爭有時」,耶穌是為了犧牲才走上這被政權掛上這條十字架的道路,祂閉口不言,因衪就是為此而來。君不見上帝在舊約時代差派多少先知去到耶和華眼中看為惡或看為正的君王面前去直斥其非嗎?你看不到約拿甚至去到外邦人的尼尼微王面前傳講嗎?如果政教分離,為甚麼先知要走到君王面前傳講上帝的話語?

為朱凱廸祈禱

朱凱廸受死亡威嚇,再一次提醒我們,鄉紳勢力坐大的黑暗。有非原居民表示,受到的威嚇和利益損害,可以是家門前不裝街燈,或者是村長選舉受影響;又曾聽說過到票站投票選區議員,有男子大喊:「睇清楚先好投呀」。這些恐怖氛圍,在朱凱廸身上化為具體的死亡威嚇。我們為住在鄉郊的非原居民祈禱,願他們有免於恐懼的自由,願他們平安。

選舉政治的核心,其實不是賢德,而是功利。功利主義並不是批評人自私自利、好像現任特首及一些政府官員,為了自身的利益出賣香港的長遠利益。選舉政治的核心是功利的,就是社會對政治具有清晰的目標,特別是今日香港。比如在立法會超過關鍵的三份之一,雖然無力推動政改,起碼可以頂住23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