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教

耶語一分鐘

「大家好,今日邀請到林教授嚟到我哋嘅當中,同大家有一個分享嘅時間,去講吓佢嘅心得。都知道呢個機會係好難得嘅,係好值得感恩嘅。讓我哋一同以謙卑嘅心去學習。」

「你覺得世界點解會存在?」「呢個世界係點嚟?」唔理你答啲咩佢哋最後都會自問自答咁話:「因為上帝創造咗世界。」「係咩?咁…又係啲咩創造咗上帝?」「上帝自有永有。」

我看見了掌權者,早上敬虔祈禱,但從教會走出來,日日夜夜繼續他貪污瀆職之事,與掌有巨大財產霸權的互相鉤結,壓迫無權的小市民。卻得到了樞機主教的大寬大免,一直至下台,而且可以不負刑責。我看見了那教會的權威,叫我們應敬畏掌權的人,直指為主持公義,而作出反抗行動的人是不務正業,應被逐出教會。我們那選出的特首,一個願意鎮壓市民,封殺言論自由,甚至不惜一切用防暴警及軍隊流人血,宰殺反對者及被壓迫者的禽獸,而且中華的獨裁者威脅我們,必須順服這個禽獸,否則我們要承受我們不能承受的代價。

耶撚反智綜合症

自細係基督教家庭長大,細個既時候,牧師會教我地要遵守聖經的教導,咁樣上帝先會喜悅。人愈大,我發覺原來自己根本做唔到。自從明光社個條仆街蔡志森,行出黎鬧尻D同性戀之後,牧師就成日借D椅係講道既時候,提出基督徒係唔可以接受同性戀。得罪講句,其實人地同性戀關你撚事咩?你話,聖經記載,上帝唔悅納。OK,FINE,咁如果人地唔係基督徒呢?做乜尻要聽你枝笛,男同女就係愛就係純潔,男男同女女就係罪就係污糟,都痴撚線,點解你要將自己個安全聖經套套入人地到啫,咁人地伊斯蘭教係咪就可以譴尻責你地食豬肉呀,做咩野啫而家?

信心有沒有大小之分?是不是只有全有或全無(all or nothing)的概念,永無中間?筆者認為,信心(faith)接近全有或全無的概念,可能是基於它不需原因和條件的獨特性,但信念(belief)則有程度之分。舉例說,你的信念需要十樣事物來去支持,有七樣發生,三樣沒有發生,該事情還是可信的;當九樣發生,一樣沒有發生,那你很大程度會確信那事情,如果一件都沒有發生,你根本就不會「相信」。

凝望十字架上的耶穌,我見到除非和平非暴力的原因不扎根於信仰中,會站不住腳,容易因失望和憎恨而讓位於暴力。堅持和平非暴力不是純粹因為這些價值如何高尚,而是因為這是主耶穌基督採用的方法。他一方面當面指責司祭、經師和長老的虛偽,姑負其宗教及社會責任,但在最後關頭,當他被士兵拘捕時,命令宗徒伯多祿收回劍,甘於將自己交於他們手中,讓「黑暗的權勢」得勝。「誰也不能奪去我的性命,而是我甘心情願捨掉它。」(若10:18)這不代表耶穌坐以待斃,反而這最後的時刻是善惡交戰的高峰。

街頭與議會,從何時起成為兩個不能互相配合的戰場?如今議會親政府的投票機器獨大,沒有泛民議員的制止,更多害民議案便會無聲無息地被通過。沒有街頭上的抗爭,本來是閉門討論的議題又如何能提升至讓公眾注意?而即使議員再努力,政府仍能藉建制之便通過法案,議會內的暴力路人皆見。另一方面,警方借法例任意使用暴力,市民稍作反抗卻動輒得咎。沒有合作,兩邊路線均有其限制。抗爭者不需政黨高層落場支援,只求不要在暴力事件後極速割蓆。在近乎癱瘓的議會運作中,激進以致暴力行動是擴闊戰線的方式,令大眾更易接受政黨的論述。議員亦不需要抗爭者走進建制;在審閱議案的關鍵時刻凝聚群眾向政府施壓,從而裡應外合便是其所需。

婦人講的實情是什麼?就是剛才那些:她怎樣流血、怎樣痛苦、怎樣受排斥、怎樣醫到窮、怎樣天天撲水洗衫。我們甚至可以想象,她已經十二年,沒有返教會,即當時的會堂。會不會呢?很可能因不潔淨,她已經沒有宗教生活十二年了。(講道後有討論,指有朋友的母親試過患嚴重的血漏,隨身有一個醫療袋收集血液,回到家就是滿滿一袋啡色的瘀血,幾天後便安排了到醫院切除整個子宮。如果是這樣,肯定到不了會堂。)

耶穌說他在世時的原本是為了傳道,但聖經所記載耶穌實踐出來更是抗爭什至是宗教改革。耶穌因為安息日的爭議惹怒當時的宗教領袖,聖經這樣記載著:「他們就滿心大怒,彼此商議怎樣處治耶穌。」我發覺耶穌傳道變成挑機,在處境中,傳道實行出來變成了抗爭。而安息日更成為抗爭的焦點,因為宗教領袖依賴傳統,安息日的傳統使他們一直可以自我感覺良好,以為還是繼承了亞伯拉罕從上帝所得的恩。

「面對社會的撕裂、仇恨,唔緊要!你信耶穌就得架喇!就乜都解決哂架喇!主能夠!主愛你!耶穌愛你!耶能愛你!」(下省五百字)耶教在紛亂的世代中終於釋出迷人香氣,建構愛與和平的形象,仲唔食正而家人心不穩的時刻?!一定有不少人扑過黎信主喇!

港產褔音電影的前世今生

福音電影 ,即具福音元素的電影,並不是香港獨有的專利,中外亦有不少著名的福音電影曾上畫,當中《受難曲》等均是轟動一時。而講到香港的福音電影,實在不得不提影音使團這個「著名」機構,這機構亦是唯一在香港打正旗號拍攝福音電影的機構。自1999年始,影音使團開始出產福音電影,早期的《天使之城》、《天作之盒》、《生命因愛動聽》等,效果也著實不弱,但如今卻是江河日下。港產褔音電影,整體而言出現了什麼問題?而影音使團的理念,與港產福音電影又如何牽帶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如賊窩一樣的教會

相中的一幅Banner,由於它是以天后廟閘頂作為支點而掛起。換言之,教會亦的確使用了天后廟,而沒有事先通知廟宇的管理者,這個正是問題所在。即使是一磚一瓦,也可以是天后廟信徒的捐獻,更是天后廟的財產。本人的工作跟拍攝有關,有時候的確會接觸到廟宇的場景。即使不需要入廟或者訪問參拜的人,借用了廟宇的門口也要通知別人,被拒的話會即時離去。這是基本的尊重,也是為公司免去投訴的做法。

在網上流傳一張相,一群基督徒喺平安夜於油麻地天后廟外舉行報佳音活動。從相片可見,一群約三十人的基督徒穿上詩班袍在廟的圍牆前聚集,而在該牆上掛咗一塊寫有「聖誕報佳音」嘅橫額。網民的反應十分一面倒咁認為基督徒十分不尊重其他宗教。有人認為咁係屬於「挑機」,也有人反問點解基督徒唔去清真寺。

你覺得版權修訂條例離你遠嗎?是因為教會都是交費使用版權,所以事不關己,不用擔心?難度要等到政府光明正大地拆你教會的十字架才知道要行道嗎?思前想後,像這樣對號入座,其實並不牽強。這次版權條例修訂案根本上侵害了每個香港人的人身安全和言論自由。

為耶教漁翁撒網者平反

在教會中一旦俾人label左是「撒網者」,真是永世不能翻身。異性的弟兄姊妹對「撒網者」也變得十分有戒心,即使「撒網者」其實已經「改邪歸正」沒有再到處Flirt人,但是一有所「動作」,即使是正常的社交,例如由「撒網者」約成班弟兄姊妹出去食飯,都會被人背後指指點點一大堆,重新來一次秋後算帳。久而久之,「撒網者」又豈會不知情?又豈會不知背後人家在指指點點?

經過成功神學多年的「浸淫」,信得久了,幾乎連自己都忘記了點解要信主。很多人言,「為左傳福音囉!」、「為左討神喜悅囉!」、也許更多人暗啞底嘀咕一句「因為我想成功囉(只不過不會有人真是咁講)」。我認為,這些都不是人要信主的原因。信耶穌的最終目的,應該是為了「成聖」。當基督教的信仰核心傾側在成功神學之上,根本一開始就是錯誤,而這個「成功」的方向只會離「成聖」越走越遠。成功神學一個根本問題,就是:上帝其實是不會必.然.地,讓信徒獲得世俗所定義的「成功」。要明白這個概念,有種種因素與概念要層層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