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膠

美國領事楊甦棣亦表示,泛民能入閘就證明是真普選,此話恰與陳健民放的風遙相呼應。以楊領事的邏輯,即是話2012年的特首選舉也是「真」普選了。李柱銘的底線,也就是美國的底線。不要忘記美國在2010年是歡迎通過出賣香港人的政改方案。一不做,二不休,我們絕對有理由相信,美國隨時會經「真」普選聯盟之手,再一次出賣香港人。

反本土迷幻列車

反本土列車,其實是在「民主統一派」的車軌上駛來的。而民主統一派又滋生出大小社運組織、以六四維園集會散播大中華國族感情,最終連一些這一代的香港人都成了不清不楚的「中國人」,自己都敵視自己的公民身份、自己都視香港的自由、地位和文化為「例外」、「過渡」、「不正常」之物!

守護陳雲?

嶺南學生會正正是左膠的集中地,這班左膠廢物,和一直說支持陳雲的人,老實問一下自己:你與陳雲好親嗎?陳雲丟了教席,你真的好有感觸嗎?這麼久,還攬住他的「城邦論」,令他不能得道升仙。那種不是出自真實的假惺惺,就如去年穿上有黃洋達三個大字的衣服到中聯辦門外,今年又忽然本土的熱血公民一樣,令人厭惡。

香港網民的民智不是未開,香港人不是生番,但是,開了跟開得足不足夠還是兩碼子的事。今日潮流興派膠扣帽子,左有左的膠,右有右的膠,本土有本土的膠,大中華亦有大中華的膠。可是,不停罵著「黨黨皆膠」、「派派皆膠」、「全民皆膠」等等口號是完全無益於世的。自命不膠者,理應挺身而出。這是邁向「香港好,大家好」的不二法門。具體而言,不論人言其癲者是真瘋還是伴狂也好,是以此為技倆還是真誠收門徒也好,理性之人,實無須自困泥沼,周旋於其中。

陳雲與張欣欣

陳雲老師在一月接受陽光事務訪問時,已經說:「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這就是現實政治。這個事情其他人不敢來做,愛惜自己的羽毛,那就我來吧。」與張欣欣連橫合縱,是政治現實的謀略,他日香港城邦垂範中華,驅逐美帝,解放東亞,張欣欣與陳雲老師,必定成為媲美劉禪與諸葛亮、項羽與范增、光緒與康有為的君臣配。

沒錯,我說的就是現今「左膠」與「自治派」(編按:甚至被謔稱為「自治撚」)對立的局面。「自治派」的定位是明顯的,他們自身也承認,具體來說,自治派以熱血公民、陳雲、人民力量、龍獅等以激進本土自治為先的一體。問題在到底有沒有所謂「左膠」?有人反對有所謂「左膠」,認為被稱為「左膠」的人,他們的立場與身份並不相同,因此根本不能算是一個圈子。但我極不同意這種說法。明眼人其實都看得出,這圈子是確實存在的,他們不是在現實之中以政治立場或抗爭手法為組合方式,而是一種在網絡上形成的「友好」圈子。

誰的智未開?

就算是從藝術理論的角度來看,鄧小樺的說法也站不住腳。他自己就提到「藝術可以好兼容,定義好廣闊」。這是典型的後現代理論,主張藝術家或作者已死,任何東西皆可成為藝術,只在乎人們如何詮釋。本來我就對此美學理論就不敢苟同,這也罷了,就讓我們假設這理論為真,那麼為何人們不能將鴨仔詮釋成為非高層次的藝術品,純粹因為它的可愛而喜歡,而偏偏一定要把它放置較高的藝術地位,繼而批判作品,甚至更批判欣賞者?這是徹底的自我不一致,可見鄧小樺的理論根本不能自圓其說。

支持工運不分背景

這次支援工友,我看到了可能性。工友學生打工仔,人人都是朋友。有人和工友分享自制食物,有人請教工友拍照之道;工友出上聯要學生接下聯,就連工友女兒也跟各位支援者打成一片。在誠哥的黑暗國度裡,原來生活着這麼一群鐵漢柔情的麻甩佬。我從未想過,原來人與人之間的相處能如此簡單,相識日子不久但關係非常緊密。

香港問題多,澳門也不少:議會(間選、委任議員)、保民生法案未能通過(工會法、家暴法、路環保護法案)、最低工資(23-28元)、住屋問題等等。儘管有錢派,但每年也有民怨要爆發,如果說七一遊行是香港一年一度抗爭代表日,那麼在澳門,就是五一大遊行。今年遊行令香港人注意到的,就是澳門社運女神甘雪玲老師。天下著雨,當地民間組織「澳門青年動力」繼續濕身遊行,成就了網民瘋傳的濕身照。保守派到處都有,批評陳巧文周澄衣著的香港道德_多,而網上也不難見到當地老師說甘雪玲暴露,Anyway,有得睇咪睇,借此還可以吸引更多人關注事件,濕身0者,犯法呀?

黨友兼社運戰友不辭而別,讓很多人心碎。自從回港後,我與Eric 由黨內作戰到社會外;三個炎夏,卻沒有到第四個晴空就要完結。我的心情,與其他人一樣沉重。可是,我生來情緒反應有點滯後;加上排山倒海的工作及運動組織,到現在我也沒有太多時間及空間去沉澱。我沒有了這個戰友,就如Beyond沒有了家駒一樣。這幾個星期忐忑不安,原本安排的工作都做得不好。執筆忘字時,更要面對一些「同路人」對他的冷嘲熱諷;我氣難下,唯這個時間實在有口難言。

黃毓民背叛「本土派」?

問題來了,從優酷網的連結,發現原來黃毓民團隊一直有上傳毓民的議會發言。將毓民發言在內地宣揚,這是否乃梁文道口中反統戰之舉?這是否也是「大中華情花毒」作怪,是在哀求地獄鬼國蝗民搖旗吶喊?這是銳意轉型為「真正」「本土」「政黨」的政治組織的應有作為嗎?

密集那麼多人,而且多數是有時間去「享受生活」的港人,就正正是政治/社會運動宣傳的好地方:把不關心/未知社會問題的群眾聚集加而宣傳,這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甚麼佔領中環呀,拉布呀,碼頭工運呀,同志平權呀,勇武抗爭呀,反解放軍佔地呀,左膠呀,法輪功呀,還不把握機會,把抗爭論述/政治理念宣傳「在地化」?

為何香港某些文人熱衷坦護無恥陸客?這是源於知識分子擅於「反省」,反省到一個自我究罪的地步。從反省西方工業文明、高舉「邊緣性」、「差異性」的不少社學科學開始,他們就對第三世界文化有一種浪漫情懷。他們認為現代文明是一場災難;城市中表面上你情我願的規範,內藏威脅個體的權力宰制。所以大陸人在香港不受規範,是「挑戰管理主義」;港嬰無奶粉,他們會提倡餵人奶,意謂「打破美式資本主義的控制」;自由行苦害香港,他們會說,香港人要反省一下自己也是貪錢的。

香港單車好手李慧詩在世錦賽鬥上中國選手郭爽。郭爽在緊張關頭出陰招,刻意頭撞李慧詩,被評判警告,醜狀亦被錄影下來。一名包容撚一如所料撲出來護短,說道:「好撚煩,犯規有咩錯?有錯賽會自然會DQ佢,或者罰佢停賽。關阿爺咩事?」我不知誰是他的阿爺、也不知道應如何理解「犯規有咩錯」的語言邏輯。他的邏輯是,郭爽的陰招未過份到取消資格,都是沒問題的。未茅到被Disqualified,就代表無問題。

政見不同,可以吵到面紅耳綠老死不相往來。但見其蒙難,旁人幫不上忙,也應該不計前嫌說句公道話。然而在林輝眼中,這一定是「扮好人」;不是他那一路人、不被他認可的,就沒有物傷其類、唇亡齒寒的資格。可見林輝之流,實屬鼠輩:只問其人,不問其事;立場先行,是非放兩旁。林輝之流討厭我,想貶低我,也不用扯到我不敢攀比的練乙錚;恨朗思入骨,亦不要借嚴敏華來抽水。位不是咁上,水抽得太低級。一句話:好肉酸。

我都係要返番去一個「合作」嘅胸襟呢個難以解決嘅問題:「如果要左翼21同香港自治運動合作策劃同籌備成個佔領中環,你估有冇可能?」有呢個胸襟去容納議題上同自己南轅北轍嘅人,一齊去搞佔領中環爭普選的話,成個佔領嘢先會有可能會搞得成。如果唔係的話,大家都係返屋企瞓覺,因為我哋連民主政治中最基本嘅包容都冇。

頁 10 / 131234567891011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