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膠

瑞士反對大規模移民公投,週日以微弱多數通過,但有左派社會民主黨資深政客 Rudolf Rechsteiner 不滿,表示要重新發起公民提案,再就議題公投一次。出身法語區的聯邦總統守堡先生 Didier Burkhalter,面對德文記者發問,一度堅持用法文發言,表示用「莫里哀的語言」才能好好表達自己,有德文小報,更隨即大造文章。

聊來聊去,師哥師姐們都在抱怨國內學術制度的弊病,比如教授和多少女學生上床,女學生們的罩杯有多大,或者貪腐問題,比如被解密的中共高官的海外資產名單上為何沒有周永康,宋祖英會不會上今年的春晚。偶爾蹦出來幾個」顛覆性」的關鍵詞如「許志永」或是「新公民」,又或是最最不能提及的神棍詞語「法輪功」,飯桌一眾人就像Gem所唱的一樣是「一剎花火」間收聲。

最最最最最可笑的,是王偉雄為求盲撐官恩娜的「大家都是中國人,因此要包容」這句,竟搬出了「道德哲學」的 special obligations,去撐「一般人都接受的親疏有別」;對呀!親疏有別呀,因此就正如王偉雄在文中舉的例子,在外地遇到一個香港人和一個墨西哥人,應該優先幫香港人而不幫墨西哥人!甚麼,這不就是本土派一直的主張嗎?

當時為免激化所謂的左右之爭,掩蓋挑戰不公義的社會運動,我選擇了緘默(儘管終歸在很多網台從頭到尾說過原委),卻一直想,這種姿態,真的令事情水落石出?我往日天天上的高登,那些巴打絲打會相信我,站在我這一邊嗎?如果沒有,我會覺得這不白之冤,非常不值。自己站出來為社會運動做事,卻面臨無理的誹謗,沒有比這種情況下還啞子吃黃蓮更受冤屈了。

傳統中國講「親親而仁民,仁人而愛物」,先親愛親人,然後仁愛其他百姓,最後愛惜萬物,是有等差的。追求「平等大愛」,是近代才有的極端思想,是會死人的。法國大革命之後的歐洲用二百年的革命和戰爭學到了這些價值背後的恐怖,所以各國都知道要有政府持中平衡、有傳統的國家勢力節制外來文化和移民,否則公道瓦解,妹仔大過主人婆,天下綱紀灰飛煙滅。因為英殖政府撤出香港,港共政府則配合中共殖民大政,而故意讓出主場,任由司徒華遺毒的中國民族主義膨脹並騎劫民意。

一直以來,香港政黨發展不成熟為人詬病,保皇黨中人甚至以此理由來解釋香港實施普選後的危機,藉以延遲香港市民一人一票選特首的權利。一年又過去,香港各政黨及政治人物究竟是步向成熟,還是繼續內訌,跟市民的意見越走越遠?

在飽讀詩書的香港「左膠」眼中,這群「不講理」的「右翼」根本就是民粹,是痴線,是「右膠」。這群「右膠」拒絕講理論,只會為著某件特定的社會議題「勇武」地衝。結果他們其實的確解決了部分實際的社會問題。

香港人不要喊痛,不要喊不合理、不公平,因為這群愛國泛民,你們是支持了廿年的。多少中產和上一代,都是政治冷感,卻也對香港「略盡錦力」扶出了泛民。現在報應來了,自作孽是不可活的。香港人看不通,泛民的中堅是一群民族主義狂信徒。他們當年支持「民主回歸」,也向市民散播虛假願景。到頭來只有「回歸」,沒有「民主」,卻也成為他們「繼續爭取」的借口,無礙他們繼續心繫家國,一心大中華。後來更有是狂言,謂香港要向中國輸出民主,中國民主化了,香港才有真民主。

你同佢講本土,要保衛香港城邦,港人利益優先,支持中港區隔,尋求本土自治。他跟你說普世,要包容文化差異,中港血濃於水,照顧大陸弱勢,反排外反歧視。

山中,還是待在山中比較好

聖誕節,香港獨立媒體又在facebook推山中的文章《論盲毛》。這篇文章一貫山中狂妄自大目空一切指點江山說教式的態度,論述自己的觀點時不忘批評大眾是盲毛、是無知,貶低他人抬高自己。可惜的是,一如以往,山中又再次犯下錯誤,中了自己的批評。

綜援案後,佔中收檔

綜援一案後,佔領中環呢單嘢其實可以收檔,再搞落去也是爛尾收場。竇蓉之前談及佔中的兩篇文章,曾指出泛民成班都是經濟盲,因為從來沒有執政的野心,更不必理會管治香港的實際難度和需要。一早講過佔中不是玩candy crush,學賤輝話齋:「個世界唔等人!」在他們搞商討日期間,綜援孔允明一案,讓很多支持民主的中產一族,對泛民二字心生厭惡。好簡單,我們支持佔中,是不想香港變差,我們努力抗赤化,你們大玩感化,大家走到這個十字路口,唯有say goodbye,佔中唔使預我。

山中所指的不需資產審查,原來是建基於擔保人在具有基本的經濟能力(至少能承擔抵達加拿大後3年的基本生活開銷),而且沒有接受過政府資助或救濟。也就是說,移民到當地不足三年即要接受社會福利接濟的個案,應該就要被列為不合資格申請之列吧。我想沒有國家會接受一些沒貢獻之餘更會成為社會負擔的人成為新移民的。

平等的基礎

有一篇文章以「談終院判綜援,講倫理可能無乜說服力。我地講d好淺既數字同邏輯」開首,實在叫筆者大惑不解。邏輯當然要講,數字也並非不可講,但為什麼倫理「無乜說服力」呢?作者此語是想諷刺道德冷漠的讀者,還是真心認為此種問題不應談倫理(或單談數字同邏輯使足以解決爭論),還是認為談倫理必然等同支持法院判決呢?本文不打算討論社會資源是否足以進行分配這一問題,反而希望以道德角度去思考終院的判決,而筆者的著眼點在於平等的基礎。

左翼廿一成員郭永健在獨立媒體發表文章《如何理解新移民的勞動人口參與率?》試圖以大量數據駁斥謝冠東對新移民申領綜援的指控,不單曲解數據,更錯誤延伸數據為新移民拿取綜援一事辯解。特此撰文,為的只是讓讀者以另一角度思考真相。

單程證新移民獲得這些福利,並非「人人生而平等」的彰顯,而是「豬比其他動物更公平」的黑色寓言。單程證是甚麼呢?理論上它是為了中港家庭團聚而設。只要是中港婚姻的配偶,就可以申請來港「團聚」。不只是甚麼人來盡由公安廳決定,連一般地方都有的移民審查,包括資產、在當地謀生能力等等,俱四大皆空。

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然後呢?

你沒有用 Excel 計算你的飛行哩數,反正只有 Engine 仔或者 BBA 人才要學那些方程式,但你知道行過萬里路的你已經脫胎換骨,不像其他朋友那樣停留在低層次。遊走於歐亞大陸讓你領會人道精神精髓,旁觀他人的苦難讓你明白感情用事敗事有餘,只有理性客觀持平分析,討論才有價值,才會得出合乎仁義道德公義的結論。你,同情市井師奶的愚昧片面,痛恨利益行先、金錢至上的資本家。你,希望將學會的理論推而廣之,讓愛與和平佔領地球,讓地球人都不分彼此兄友弟恭相親相愛。

頁 4 / 131234567891011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