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膠

殉道快樂

何喜華與左翼人士和部分保皇黨一樣,自始至終一直引導大眾將焦點置於家庭團聚所謂人權,但事實上,香港人及香港法律都從來未有阻止人們行使這個權利。他這類人往往自命客觀理性,不停抹黑持相反意見的人是訴諸民粹、是感情用事,把對方打成不講普世價值、自私自利、法西斯排外的庸俗之徒,對於「香港居民」在基本法中的定義分歧卻隻字不提,亦從來沒有釋出「先修正漏洞,後繼續團聚」這點基本的善意。如果這批人一邊支持家庭團聚,一邊支持香港奪回審批權,屆時新移民來港搶資源都可以搶得光明正大,不須受萬人唾罵,到底何樂而不為?說到尾,他們就是不知羞恥,急於沾上香港的福利,寧走法律罅,也不願走正途,以更符合常理、更符合公平原則、更令所有人信服的方式去解決問題。

本土優先絕非資源多寡問題

文化身份、國籍、居民身份等,就像是登機證一樣,告訴你飛機上那一個座位分配給你。身份決定了你可以取得甚麼資源;你拿著經濟位的登機證絕不可能坐在商務位的。這就是所謂的身份政治學(identity politics)。在英國,你要有社會保障號碼給予你工作身份,才可以工作;但如果你是拿學生簽證的,因為你的身份限制,就只能每週工作最多二十小時。你的身份如何,你的日子也必如何。

左翼份子,你們終將獲赦免

你們痛恨香港的不公現狀,日夜惦掛打倒李氏家族的壟斷霸權,期望政府透過福利政策將財富再分配,讓貧窮的、弱勢的社群得到向上流動的機會。你們一視同仁,無論是默默耕耘的香港人,抑或是為著家庭團聚而千山萬水南下來港的新來港人士,你們都視之為香港居民,儘管法律上居住滿七年方為「永久居民」,但你們認為,福利是給予有需要的人,與居港年期無關。你們無法理解對於終審法院判決感到憤怒的人的感受,只覺得從理性、從法律以至從理性的角度出發,你們的信念都無可爭議。

合法不等於合理

是次決定是合法的,但不代表合理。香港既無明確的公民權界,亦無移民審批權,可謂與無掩雞籠無異。現在連七年居住界限都要取消。「根據基本法」,這是合法的,但放到香港的承受力現實上,就是會產生谷爆香港、大陸人和香港人互相仇視的客觀效果。

自由行救港是承接自由經濟積極不干預圖騰後的另一個圖騰,圖騰後面是一個中港政商地產界合謀撒下的彌天大謊。自由行假自由之名。一般人一聽見自由,就覺得不錯。自由行帶來人腳和資本,成為財閥和旅遊社的配給式、輸血式經濟。其經濟成果,與一般人關係極微。地產零售財閥才有資本做這盤生意。不只如此,財閥和個別行業日夜接受輸血,肚滿腸肥,擠壓其他業者的生存空間,將樓上書店、雜貨鋪、文具店甚至戲院之類行業趕出社區,以自由市場之名,無條件接受整個中國的資金改變香港的社區面貌和生活主權。走私賊擾民擾市,卻又得到自由經濟右派的言論卵翼,視之為自由經濟、自由市場,與外國遊客到鴨寮街買舊電器一樣。

仇人不可能是鄰舍

過往每次中國人在港惡行(隨處便溺、搶奶粉、無故打人、下省億字),都有擁抱大中華人士(所謂左膠)會撲出來說要「包容不同文化」,拐子佬謠傳出都說是「誤傳」:「你睇下,次次都無事!」最不願意見到,是狼上了台,以真的狼來了。今次是否拐帶孰真孰假都重要,因為一個都嫌多。

再包容一下吧!

「大家都是中國人嘛」、「要不是中央關照」、「不就是明碼實價買罐奶粉/依足法律爭個學位/需要賺錢搶個baby而已,幹嘛大驚小怪?」

棄右傾左,港將不港

香港的左翼,連衛生巾的護翼都不如。護翼可以固定衛生巾的位置,以免它往前後左右滑溜導致衣物染血,香港左翼卻不但無助於穩定局勢,理性推動社運發展,還在徒添紛亂的期間歛財自肥,可恥無雙。他們以打倒資本家重構社會資源分配為目標,卻往往忽視霸權形成是政治形勢使然,也是只能以政治改革來矯枉的事實。幸好這批正義之師從未成功,否則其正義勢必已把整個香港敲碎。屆時,那個四分五裂、群龍無首的香港成了殘局,對中共而言,收拾正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左膠之路

年青學生是如何失足成為左膠的?首先,他們有種質樸的道德情懷,同情窮人、討厭不公,渴望濟弱扶傾。這不是壞,只是單純。但只要他們讀了一些半桶水的左翼「論述」,知道了一些廉價的「階級分析」或者「基進學說」,單純的同情心,一葉障目之處就會被理論化起來,自成一個偏窄病態的世界觀。走私客是「勞動階層」、雙非人自由行擾民,是「文化差異」;隨街大小便,背後有甚麼農民文化,不要怪罪小人物。

直至社混組織被踢爆之前,HKTV的人都是完全被蒙在鼓裡,卻被挪用名義。該批社運人士極不誠實,全無操守。但陳璟茵到今日還是訴諸自己受迫害,怎麼慘怎麼慘:對於其組織心存僥倖、刻意蒙混的問題精髓避而不談;然後又擺出那種空洞溫情的姿態語言。站出來?義不容辭?不後悔?不要扮苦主。一群發社運財失敗的人,卻將自己說成甘地。

還記得「商討」當晚(要加引號,因為根本連協商門檻都登不上),雖然在四十萬人的專頁中有列出時序安排商討環節,但基本上公眾對實際內容是一頭霧水。而到事發當日,開會前所謂「專家解說」環節已經慘不忍睹,祇聚焦於簡陋的程序解說,連花時間解釋四選項及給參與者詳細提問的機會亦欠奉,亦無提供必須的資料參考。設定四選項予以商討更是與真正的協商設計南轅北轍。當然其間亦有補充說在各選項外與會者可以另有提案,歡迎補充云云。至此尚可觀察。

中出前,停一停、諗一諗

閣下小兄弟搞出人命,要買/供樓、女友又要大搞婚禮、小朋友未出世要開始撲奶粉、學位,想起這些責任,財政上心理上準備好未?準備好?恭喜你。未?咁你鳩縮未?

何謂左膠?現有的定義都是乏善足陳。簡單來說,左膠之膠不在左,立場傾左的人不一定是左膠。香港的左膠,大多為反資本主義,積極領導社運而鮮有成果。左膠之所以為人詬病,是他們自我陶醉而曲高和寡,每每召喚群眾但無疾而終,口喊民主卻壟斷社運。因此,這批左派的社運人士漸漸被定性為「左膠」,而其示威方式亦被標籤為「維穩社運」。社會對各種議題及整體政治環境之不滿加劇,左派「和理非非」式的社運模式被視為沒有實際效用,反而消耗群眾力量。

今次同志遊行,左翼、大中華派再度出擊,指責提出源頭減人的人士,沒有資格來參與支持同志平權。為何源頭減人是歧視大陸人?得再一次重覆,因為,左翼(應該說是左膠吧)是不懂地理科Carrying Capacity的概念。人口上限?什麼來的,吃得的嗎?打倒地產霸權,移除幾個貴族高爾夫球場,多建幾棟公屋,不就解決了香港人不夠屋住的問題嗎?左膠是這樣想的。

誰是XX人?

詰問「誰是台灣人?」,就像日本人在二十世紀初詁問:「誰是中國人?」一樣。因為要共建大東亞共榮圈,於是就有很多學者文人出來問問題。誰是中國人呀,中國的疆域怎麼畫呀?日本學者說,滿蒙青海西藏等從來不屬於「支那本部」。「支那本部」乃是關內十八洲,其餘地區都不屬中國。

香港左翼正在自我消亡

左翼社運中人陳議過高、脫離真實社會民情,是一大缺陷。我讀過本地左翼近年的出版物,也出席過他們一些會議、集會,感到新一代的左翼社運,重視理論探索,論說有理有據。可是,左翼講階級鬥爭、講經濟剝削,不談國家、種族或同一種族內的不同族群,批判政經上的當權者綽綽有餘,一旦牽涉中港之間的族群矛盾,不是迴避,就是無法自圓其說。雙非搶床位搶學位令醫療和教育難以招架、自由行危害香港面貌和本土文化,令香港人出現身份(被所謂「新香港人」取代)、生活(受到嚴重滋擾)、生存(如公營醫療系統瀕臨崩潰)危機。要保護自身的社會,就一定要有最基本的本土族群意識。一味作左翼高檔陳議,根本是脫離社會脫離群眾。社會運動如脫社離群,能成甚麼氣候?

頁 5 / 131234567891011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