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職場

哩次黎見工嘅係一位中年女士,就叫佢做廿四媽媽先,佢申請嘅職位係清潔工。傾左兩句,小編發現廿四媽媽之前無做過相關工作(清潔依家都好難請人,所以就算無相關工作經驗,都會試下睇下做唔做到),於是乎小編就同佢講:「不如我解釋一下工作內容、返工時間同埋輪班嘅情況……」

打工仔轉工係好閒嘅事,基本上個個人都轉過四、五份工以上,每次決定辭職我都諗得好清楚,而且堅決唔食回頭草,除非公司真係加好多好多好多錢畀我(暫時未試過),無計啦有時人總會為錢而低頭,講真,打工都係為錢啫,唔通同你談情咩。總括嚟講,其實辭職來來去去都係得以下幾個原因。

原來話說個經理就成四、五十歲,前嗰一晚同一個食品部嘅主管負責收夜,個主管都有返咁上下架,年紀……凌晨時分大家都走哂,而佢哋喺後倉收完最尾嘅貨之後,見悶悶地,就開始黎料

除左一啲喺工作上會令你火都黎埋嘅同事,仲有一啲係Office內發生,但係屬於工作以外嘅奇異行為,唔知大家有無遇過……

老闆總是覺得自己是對的,特別是對文字工作者。大部分老闆不會走去跟會計師說他算錯了,或者去跟律師說你看錯了。但每一個老闆都會跟翻譯或撰稿人或編輯說,你這裡錯了。也許他們認為能夠認字就代表他們的文法一定正確,用字一定最好。也許這就是文字工作者被輕視的原因。因為人人都識字,大部分人都懂中英文,所以每個人都可以取替文字狗的工作。

工作了

一開始工作時,因為是新人,所以要學習很多關於商品的知識,我花了一段時間才記得大部分,通常都是依靠同事的幫忙,來完成工作,我和同事的關係還算融洽,我有問題時,他們都會伸出援手和指導我,職場的人際關係不算壞。 就這樣,過了一個月,在這段時間,我犯過大大小小不同的錯誤,依靠朋友的關係,才沒有被罵得太狠,讓我可以繼續在這商店工作,所以我內心是非常感謝朋友的。

你有天生做HR 既才能嗎?

唔只每個月,每年仲要大規模review員工既薪酬福利架構,需要點樣微調去平衡番公司和同事利益。事前可能要邀請所有同事填問卷做一個全面既統計,加上參考番同離職同事做exit interview時要旁敲側擊知道係唔係因為薪酬既原因被跳槽挖角。不論公司選擇酌量按比例加薪,或者逼不得已要裁減人手,我地必須配合公司決策,演好公關角色,吹噓公司依然不比下去既競爭力,包裝得美侖美奐。

煙腸

話都冇咁快,又到暑假。六七八月永遠係唔會有人做野既季節,啊Sorry,係無人有心做野既季節先啱。點解?

是咪做得sales 都有個格?

最近公司請咗個女sales,基本上佢係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直屬腦細們,聽講佢好猛料,做過好多大公司,業積好好,即係好跑到數。外表細細粒粒,笑得幾甜,講嘢高八度,好嬌嗲,女腦細話男人最受呢套,迷迷下就好易落搭傾得成生意,女老屎忽話淨係佢同人打招呼同自我介紹都已經睇得出佢好老練。

情空

正當曉賢想自己撰寫求職信到各大小公司之際,她的母親卻在她耳邊驚呼著一個對母親可能是「恩賜」的大好消息——她阿姨任職的空運公司碰巧欠缺人手,歡迎員工推薦新人到其公司應徵。本來對這份「從天而降」的工作毫無興趣的曉賢,怯於強勢母親的威逼利誘,逼於無奈答應前往路途遙遠的東涌見工。

話說有一日小編收到一個電話,電話另一邊嘅男人自稱係匿名嘅爆料男。佢話公司嘅家英哥同道德妹有奸情,仲話家英哥已經有家室,係唔應該咁做,所以想我哋人事部阻止佢哋繼續錯落去,仲話家英哥個老婆都知道左,隨時會上黎公司捉奸……

女士:「你哋係咪請緊侍應?」小編:「係……」飲食業人手長期短缺,入行嘅年輕人數唔多,所以可以話長期都係請緊人。正當小編以為對方對職位有興趣嘅時候……

老闆,柴哥真係越嚟越過份喇,佢有啲的士單,返工時間搭,又講唔出搭的士原因,我叫佢諗下,寫返個情況比我,佢寫唔出,發我老脾,喺我面前撕哂啲的士單,又喺我面前掟筆,呢件事係2018年4月發生,唔知佢係唔係講緊呢次呢?

我是一個好勝的女孩

三歲定八十,到了大學,收斂了刺人的鋒芒,但好勝的心始終如一。開學首月,當身邊朋友還在享受新生的蜜月期,我便準備申請翌年的交換生計劃,務求比同儕走前一步。證券從業員的牌照有考試要求,我提早於大三就考了。本來本科畢業就能豁免的兩份試卷,我純粹覺得提早取得資格看起來比較酷,於是便集齊三張考卷拿了證書,寫在履歷最後一行炫耀。

「一段僱傭關係若不能共富貴,那是比中出即飛更可恨的道德淪喪。既然如此我們就要以最接地氣的本土文化聯合後現代自由主義的框架,施加社會大眾肩摩轂擊的輿論壓力;在狹小的空間內以磅礴的言辭轟炸資本主義的不公,讓公義在彼此心中的彼岸上翱翔。」

「位置?我今朝都要過去,車埋你。」Rex說。
「岩岩搭完地鐵去旺角,喺新之城附近搵緊架巴士。」我說。
「咁你企定定喺新之城等我,好快過嚟。」Rex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