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

閪工香港處處有,但唔知點解我間工司係閪依方面都仲可以咁出類拔萃。勞工假七日Annual仲要返六Day唔在講,仲有個當你24小時On Call兼要求朝令夕改嘅老闆娘,加埋乜都鍾意扔比我地做嘅隔嚟部門大佬(係啊,我唔知點解佢會叫到我地做嘢),日日一諗起依個人間煉獄,嘆口氣已經係我最好表達心情嘅方法。唔係嚟緊有兩個旅行要去唔方便搵工又大洗費,我應該會再一次裸辭,然後享受一陣瞓到兩點先起身嘅日子。

啱啱出嚟做嘢嗰陣…

啱啱出嚟做嘢,會好守規矩,唔敢遲到,而家?遲到少少唔使死嘅,我OT你都無補水畀我啦腦細。

黑名單與Rehire 的意義

大家成日吱吱噚,談論HR手上有多份黑名單,邊個離職或者被離職後就會永不錄用,答應左黎面試然後no show既又自動入榜,甚至可能小氣到係約求職者面試,多次唔聽電話唔覆邀請面試電郵都一一列入名單之內,究竟HR部門係咪真係咁記仇咁無情講先?

做 HR 需要嘅心態

當你知道每個同事咁多個人資料,小編相信每一位同事都唔會想你開心 Share;而當你知道邊個同事就快升職,或者另一個同事就黎俾人炒,喺公司正式出 Memo 公佈之前,你亦只可以當唔知。就算見到當事人都唔可以提起,如果俾人知你傳左出去,你就 GG 了。

新入職千其唔好做傻事

姣腦細但對同事黑面嘅Bibi終於畀人炒咗,於是最近又嚟咗另一個90後Vivi,佢個人好cheerful,成日笑,問題係佢會無啦啦對住你「嘻嘻」咁笑,有時真係唔知畀咩反應佢好。雖然佢已經做咗幾年嘢,但係唔知點解所有新人唔應該犯嘅錯都犯晒,例如第一日就問同事咩職銜,做咗幾耐,住邊度,查家宅咁款,好多同事都唔應佢,作為一個新入職嘅人,無人理真係好慘,所以我唯有理下佢,反正我都就走,同佢吹下水都無妨嘅。

劈頭一句就話「我細細個就開始睇…」,點知Start Up 老世真係俾面覆佢,仲問:「我最近砌左個project,你有無興趣黎幫手。」哇,當佢講起呢單嘢,地下啲葡萄汁就黎要搵條毛巾先抹得乾

靠譜嘅聰明人

有些人本身有著小聰明,總會它忽發奇想諗到有新意既諗法,為團隊帶黎特別既建議,但總係改唔到係平常既routine工作中出現重覆既小錯誤,data輸入混亂,文件有template跟足都打錯字句,講到尾就係唔夠細心,務求準時放工,做完根本唔願意花時間double check,除左令上司加重工作量,即使間唔中耍小聰明其實都不及彌補令人煩厭既小錯誤。

人在外國工作生活,接觸到來自不同國家不同文化的人,有時一些我們視之為理所當然的常識,原來並非放諸四海皆準的真理。今日公司發生一件小事,正好說明簡單如去廁所,也有可能釀成文化衝突。事緣今天人事部在廁所門外貼出告示,叫員工不要把飯堂的咖啡杯帶進廁所。最初我不以為意,以為只是有人飲咖啡時剛好要上廁所,辨完事忘記了杯子遺留在廁所內。本來只是這樣已經夠核突,誰不知真相更加嚇人。

大家都係打工仔,打工仔嘅心情,小編點會唔同情?就算壓到個人工低一低,而個 Candidate 又咁都應承返工嘅,一開始個心都已經唔舒服,有條刺啦,仲點會指意佢留得耐。轉個頭佢騎住小編隻牛,做唔夠 2、3 個月就走去搵對家隻馬(可能俾多左時間佢添),咁咪仲搞著小編幫佢做完入職做離職?!公司啲錢又唔係小編啲錢,小編都廢鬼事同佢慳。

喺香港打工,要遇到好腦細真係好難,男腦細同女腦細,暫時我覺得男嘅比較好(他雖然都有遇過衰),唔知關唔關異性相吸事,男腦細對女下屬嘅要求真係無咁高,唔會雞蛋裡挑骨頭,做錯事都好,鬧兩句就算,唔會咁記仇(對男下屬就句句粗口),亦唔會因為你嘅衣著、用咩手袋、香水而針對你,身為女人,係好明白女人真係好容易得罪,所以對女腦細講嘢要特別小心。

「我個舊同學話佢岩岩辭左職,因為聽得啲傳聞多,話唔想同你腦細一齊做野,寧願辭左先再搵。」

去一個 Interview 要等,早已經見怪不怪。當然,有啲同行唔知做咩係都要人等成個鐘先有得見人,小編都覺得有少少過份,但等返 10 至 15 分鐘多數都走唔甩架啦。不過咁,等緊見人嘅時候,大家會做啲乜?小編見過喺 Waiting Room 或者會議室內嘅 Candidate 會有以下嘅行為。

戒掉小薯味

正正係唔計較,唔反駁,唔想得罪人,其他人只會視你既「好心」為廉價既付出,誰在乎啊!反正無左你,又會有另一位便利貼女孩取代。唔單止新鮮人,有唔少係職場打滾左多年既打工仔經常呻苦,日日勤快主動工作,無功都有勞,點解老闆偏偏好似行過當睇佢唔到,唔肯升佢職?就係只有勞力,勞力並非升職既必需條件,咁點解要揀你呢?又問問自己,有咩過人之處係值得被欣賞?

    小編成日都講一句,合則來不合則去,覺得唔適合的話,走唔係問題,但係辭職唔好搞著大家 […]

專業何價?

我們公司秘書在日常工作給予的專業意見,真的跟「牛頭角順嫂」給予的街坊意見,是等價的?

九巴實習生的心聲

身為煙腸,我們要協助影印,碎紙,文件存檔等工作。但公司並沒有把我們當作「影帝影后」,律師們及行政人員也很樂意教導我們一些應用知識,包括撰寫律師信的寫作技巧,判斷索償金額的方法等。我們也有機會跟隨意外調查及預防組的同事到交通意外現場觀察,這些經驗不是一般律師樓或法律部門可提供的。